手机版
首页 > 资讯>第16章 只此一次

婚色:冷爱藏情:第16章 只此一次

五年前,殷楠奇为了一单生意,去了国外两个月,往年殷楠奇在的时候,每天早上都要她几次,他那一去是两个月,凌若水习惯了极度亢奋的夜生活……,他他不在的日子,白天她都好难熬,“楠奇,我不明白你说什么?”凌若水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很快的调整了自己的情绪。。...

五年前,殷楠奇为了一单生意,去了国外两个月,以往殷楠奇在的时候,每天晚上都要她几次,他那一去就是两个月,凌若水习惯了亢奋的夜生活,他不在的日子,夜里她都好难熬,最终忍不住寂寞,在酒吧里和不认识的男人珠胎暗结,不小心怀上了那个男人的野种,为了不让人知道,她自己悄悄跑去没有执业资格的小诊所做掉了,后来污血持续了几个月,再去正规医院检查的时候,医生说她宫内严重感染,会影响生育……

再后来,她一直都没有怀上……

而她怀不上的消息也传到了殷家父母的耳朵里……

她不想离开殷楠奇,谎称自己天生不孕……

那时,殷楠奇相信了她。

“楠奇,我不明白你说什么?”凌若水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很快的调整了自己的情绪。

“若水,我原谅了你曾经的出轨,你是不是也应该满足我的愿望?毕竟这个苦果是你自己造成的!”殷楠奇看着凌若水那张经过昂贵化妆品粉饰过的娇媚脸庞,冷冷的开口。

凌若水顿时觉得无地自容,原来他一直都知道,他竟然默默的原谅了她,他是真的爱她的,心里一阵感动,只觉得自己更羞愧了,她对不起他……

“若水,不要辜负我的爱!记住,有些错不能犯第二次!这是我对你的第一次告诫,也是最后一次告诫!”殷楠奇的声音是咬着牙挤出来了的。

凌若水怔愣了一下,在他如雪山巅峰寒冷的目光注视下,她全身就像冻结了一样,老半天才说出:“不会了!再也不会了!”

她失魂落魄的退到办公司的门口,似乎想起了什么,停住了慌乱的脚步,定定的对他说:“楠奇,只要是你的孩子,我都会视同己出!”

殷楠奇用手抚着额头,没有看她,只对她甩了甩手背,用手势示意她出去。

————

医院里。

凡黛偌大的病房里只有她一个人,安静的躺在病床上,脸上没有一丝血丝,冰冷颤抖着的手指抚摸着自己的小腹。

都过去两天了,手术室里的那一幕,还历历在目:随着身体被冰冷手术器械进入,刻骨铭心的阵阵锥心之痛从腹部传来,她紧咬着嘴唇,直到嘴唇被咬裂开也不自知,牙齿都快咬断了,身上还是传来一阵阵撕裂般的疼痛,痛到眼泪流干,无法哭泣,痛还再继续,直到身上的衣服早已被汗水浸湿,直到她晕在痛里……

住院的两天里,除了殷楠奇山水别墅里的管家赵姨每天准时给她送来饭菜和换洗的衣服之外,再没有人来看过她……

她的眼睛看向门口,那个人还是没有来,她那双带着薄薄雾气的眼睛黯淡了下来,长卷的睫毛上留有一颗颗细小的晶莹泪珠,明明知道他不爱她,为什么这时候会期盼他的关心与安慰?

心像是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紧紧揪住,更疼了,那小脸更是苍白了几分。手不自觉的握紧,攥成了拳头,指甲嵌入了肉里,手指尖传来一阵钻心的痛,原来在清宫的疼痛中,她的指甲乱抓东西的时候已经被掀开了,现在这样一用力,让她痛得整个人一阵瑟缩。

婚色:冷爱藏情

婚色:冷爱藏情

作者:孔雀绿菲分类:穿越重生点击: 12542  

  大婚之日之时,她差点被下毒手,惊魂未定的她扛着残破不堪的婚纱,朝新郎殷楠奇跑去,在她眼里,仅有躲入他的怀抱,她伤的心才有个靠…… 没想起,刚到他面前,一个超疼的耳光在郑重的仪式和晚宴之后,是彻夜狂欢的盛宴,新郎新娘的父母以及上了些年纪的长辈都已各自归去,年轻的名流们开始走近貌美的名媛,通宵新婚派对才刚刚开始……。

[+展开]

在线阅读 加入书架查看目录

  • &等着她

    她试着把掉了的鞋跟再粘上去,反复几次却毫无用处,她心里着急,楠奇在湖心亭等着她,她干脆脱了鞋子,提着婚纱向湖心亭奔去……

    2021-07-21 02:05:47详情点赞(0)回复(0)
  • 往的宾&的一堆

    新娘凡黛一个微笑着优雅的招呼来往的宾客,新郎殷楠奇却不知所踪,在三三两两的一堆的人群中,她略显得孤单……

    2021-07-22 04:54:12详情点赞(0)回复(0)
  • 盛宴,&年轻的

    在郑重的仪式和晚宴之后,是彻夜狂欢的盛宴,新郎新娘的父母以及上了些年纪的长辈都已各自归去,年轻的名流们开始走近貌美的名媛,通宵新婚派对才刚刚开始……

    2021-07-23 07:25:44详情点赞(0)回复(0)
  • “殷夫&喜!”

    一个服务生走过来对她说:“殷夫人,少爷请您到后花园的湖心亭,要给您一个惊喜!”

    2021-07-22 01:00:22详情点赞(0)回复(0)
  • 通明热&风吹着

    来到别墅的后花园,只见一片漆黑,别墅里灯火通明热闹气氛似乎与这里无关,除了草虫叫声,还有清冷的夜风吹着枝叶发出的沙沙声……

    2021-07-23 11:20:20详情点赞(0)回复(0)
  • “求你&的发髻

    “求你放了我!今晚是我的新婚,求你不要毁了我的幸福……”她很快就被他按住,整齐的发髻在挣扎中松开,蓬松凌乱的披散在她如玉的香肩上,楚楚可怜的美目滑落下凄清的眼泪,绝望中祈求着。

    2021-07-22 08:06:09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