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资讯>(十九)和离

素问南篱:(十九)和离

萧紫萱在给躺着的人仔细梳理着白色的长发,小心翼翼地。“大美人!闻见了吗?”萧紫萱把檀木篦子放在了女人的鼻子上,“桂花香中混着一丝药草香!”紧关双眼的老妇人,脸上的表情是波澜不惊的。她看上来有些年纪,五官很是标致,古典气质很浓,更年轻的时候必是个很难得的“大美人!闻到了吗?”萧雪见把檀木篦子放到了女人的鼻子上,“桂花香中混着一丝药草香!”。...

萧雪见在给躺着的人梳理着白色的长发,小心翼翼地。

“大美人!闻到了吗?”萧雪见把檀木篦子放到了女人的鼻子上,“桂花香中混着一丝药草香!”

紧闭双眼的老妇人,脸上的表情是平静的。她看上去有些年纪,五官很是标致,古典气质很浓,年轻的时候必是个难得的美人。

“这香气,只有他能分辨出来!”萧雪见说。

她梳着那长长的白发,想着它们还是青丝的时候,想必他也如自己这般梳理过。

午后,南篱院的桂花树下,白素问拆掉了发簪,散下了发髻,一头乌黑的长发如瀑布。梅青端来了一盆水。

“大娘子,水端来了!水温刚刚好!”

白素问伸手试了试水温,从银盘中抓了一把新摘的桂花,撒在盆中。黄色的桂花漂浮在水中。

“好看!也好闻!”梅青感叹。

梅青拿起一个银色的长勺,舀了一瓢。

“大娘子,倒了吗?”

“倒!”白素问抵着头,梅青缓慢地举起银勺,水还有桂花从青丝上顺滑而下。梅青又舀了一瓢,正要倒的时候,陆玄叁接过银勺,一边还示意梅青不要出声。

“再接着倒啊!”白素问催促着。

陆玄叁缓慢地倒着,梅青笑着悄悄退避。

陆玄叁一边倒着水,一边用自己的手指梳理着白素问的青丝。

“再加写桂花!”白素问笑着说。

陆玄叁伸手从银盘中抓了一把,撒到水盆中,又用银勺舀了一瓢。

“医生说,你不能经常洗头。”萧雪见说,“但是我知道你爱干净,只要干洗!梳头的头油是我特意找人定制的,看看是不是你熟悉的香味。”

银色的白发在阳光的照耀下泛着光芒,萧雪见熟练地帮着她把头发盘成髻。然后她拿了一枝桂花插在发髻上。

“大美人!”萧雪见笑着说,“好看!”

爷爷走了过来,“好香啊!”

“不好看吗?”萧雪见问。

“素问有不好看的时候吗?”爷爷反问。

桑姨拿了个薄的毯子给她盖上,“日头下,也别凉着了!”

萧雪见看着她的脸,“她是不是在笑?”

爷爷探头看着,笑着说,“素问今天心情不错!”

“叔,心摘的桂花不要浪费了,今天雪儿也在,我做些广寒糕吧!”桑姨说。

“好啊!”萧雪见欢呼,“我替大美人尝尝,看看桑姨的手艺有没有退步。”

南篱院,老桂花树下,他们四人,一人睡着,一人看着,两人在慢悠悠地做着广寒糕。

南青葙目光一直落在一处,一把专属萧雪见的椅子,他想起她因为感冒窝在椅子里的那次。陈阳顺着他的目光看去。

“萧老师,这两天请假了!”陈阳说,“想是又是因为家里的什么人!”

南青葙收回了自己的目光,落在了剧本上。

“南哥,准备一下,下一场要开拍了!”场务过来催场。

南青葙站了起来,跟着场务往片场走去。

刑部大牢,陆玄叁盘脚而坐,整个牢房只有一缕光从唯一的窗口投射进来。

“陆玄叁,有人来看你了!”

陆玄叁被关了数月,这帮势利眼现在已经直呼他的名字。

“陆官人!”一个女人的声音。

牢门打开了,一个穿着披风的女人提着一个大食盒走了进来。

陆玄叁睁开了眼睛,看着眼前的女人。

“怎么是你?”

她是谁?现在这个时候还有谁敢来看陆玄叁,应该说还有谁能进到这刑部大牢来看他。她就是梁小娘子!

梁小娘子看着眼前的人,已经没有人样了,当年自己一见倾心的少年郎君,如今成了这样,她的眼睛发酸。

“我给你带了些吃食,”梁小娘子打开食盒,一一摆在陆玄叁的面前,“都是我自己做的!陆总管告诉我,你爱吃这几道。”

她端起了其中的一盘,“特别是这——广寒糕!也不知道合不合你的口味。”

陆玄叁伸手要去拿,发现自己的手很黑,连忙缩了回来。

梁小娘子立马用筷子夹了一块送到他的嘴巴,陆玄叁闻了闻,但并没有吃。

“好香!”

梁小娘子举着,他并没有吃,有些尴尬。

“谢谢!”陆玄叁说,“先放着吧!”

“我求过我爹,”梁小娘子说,“他说,如果自己人,他可以去求官家。”

陆玄叁往后退,整个人躲进了黑暗处。

梁小娘子一笑,“你要能接受,当年就不会那么决绝地抗婚了!”她笑着笑着眼中有泪。

“我听闻你家娘子过两个月就要生产了,”梁小娘子说,“难道你要你那未出生的孩子,一生下来就是罪臣之子吗?”

陆玄叁身体开始颤粟,开始咳嗽不停,整个人卷缩成一团,额头汗珠粒粒。

梁小娘子看他咳嗽地这么厉害,连忙上前查看。

陆玄叁一口血磕了她一手。

“大夫!大夫!我去给你找大夫!”梁小娘子慌乱地喊着。

陆玄叁一把拉着她,“帮我——办一件事儿——必须得你——亲自去!”

南青葙下戏后,还在不停的咳嗽,吓坏了陈阳。

“哥,你怎么了?”陈阳问。

南青葙自己没意识到,“怎么了?”又连着咳嗽了一下。

“你——一直在咳嗽!”陈阳说。

“有吗?”南青葙疑惑,又咳嗽了几声,“哦!”

南青葙猛地灌了很多水,陈阳盯着他,咳嗽停了,这才放心。

“你要真有哪里不舒服,一定要告诉我!”陈阳嘱咐着。

“没事儿,你回你自己房间吧!”南青葙又喝了几口水。

陈阳打开门准备要离开,看见了挂在门把手上的一袋东西,他疑惑地拿了下来,“好香啊!好像是桂花香!”他打开一看,“桂花糕!”

陈阳走到南青葙的身边,“谁送的?粉丝吗?酒店保安做得挺严的,粉丝是怎么突破防线的?”

南青葙接过,打开看着,“广寒糕!”

“和桂花糕有区别吗?”陈阳问。

“陆玄叁最爱吃的广寒糕!”南青葙悠悠地说,他伸手拿了一块,放入自己的口中,满口的桂花香溢了出来。

“啊!”陈阳一时没反应过来,不过看着南青葙吃有些馋了,伸手也要拿一块,被南青葙打手了,“哥,你太小气了!吃一块又不会少你一块肉!”

南青葙没理他,吃了一块,又拿了一块往自己口里送。

杨瑶谣一回房间就闻到了桂花香。

“姐,你回来了!”杨瑶谣兴奋地叫着,“好香啊!你是不是给我带什么好吃的了?”

萧雪见摇了摇头,“没有,太赶了!下回,下回一定给你带!”

“我闻到桂花香了!”杨瑶谣不死心,翻找着,没有。

西京陆家老宅南篱院,一个穿披风的女人站在了老桂树下,白素问在梅青的搀扶下走了过来,她看着眼前的人,背影感觉有些熟悉。

女人转过身,看着白素问的肚子。

“梁小娘子!”白素问很是意外。

“见过白娘子!”梁小娘子行礼。

她以往都是叫白素问陆娘子,今日却叫的是白娘子。

“梁小娘子怎么会来西京?”白素问问。

梁小娘子看了看这个院子,“这个院子也叫南篱院吧!东京陆府的南篱院仿得也是这吧!”

“梁小娘子特意来,为何事?”白素问感觉有些不安。

“我只是来熟悉一下,”梁小娘子说,“毕竟以后得由我来打点南篱院,无论是东京还是西京的!”

“梁小娘子,你什么意思?”梅青问。

“我家娘子要成为陆府的新女主人了!”跟在梁小娘子身边的丫鬟说。

“什么新女主人?”梅青激动地扯着那丫鬟,“你说明白!”

“你家陆官人要跟你家大娘子和离!”丫鬟脱口而出。

白素问一踉跄,梁小娘子一把扶住她,“我和陆郎君原本四年前就有情,只是碍于我阿爹是权臣,他不想依附。”

白素问不信,“梁小娘子怕是在讲笑话吧!”

“你不信!”梁小娘子从怀中拿出了一封书信,“你自己看!”

“是什么?你拿什么诓骗我家大娘子?”梅青连忙上前要看个仔细。

和离书!白素问双手颤抖。

“你们拿个假的和离书来诓骗我们?你以为我们会信吗?”梅青不愤。

白素问认得和离书上的笔迹,神似王羲之,她身体一沉,往后倒去。

“大娘子!”梅青连忙自己往后倒去,用自己的身体垫着。

白素问天旋地转,眼前的世界瞬间坍塌。

素问南篱

素问南篱

作者:奶茶闲人分类:古代言情点击: 27478  

  “你,还记得我前生吗?”南青葙意识模糊不清地睁开眼睛了眼睛,望着眼前。暖阁虹帐,雕花床上坐于一女子,青色钗钿缕衣,团扇遮脸。鼻尖一股药香,但并不像平时里出入药店中的气味浓厚,淡淡的,一时之间有一时之间无。他在产生怀疑自己的鼻子,摸了摸鼻尖。“你?是谁?”他问。佳人沉默不语!电影《素问南篱》即将开拍,南青葙总会看见了一个女人,如风似幻,偏偏她就在眼前,但是他依旧看不清她的脸!他们之间隔得不只是是逝去数百年的时间。南宋的她,二十六世纪的自己,他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又是一手的泪!自己究竟怎么了?他分不清是戏,但是他的曾,一个在现代人怎么会有南宋暖阁虹帐,雕花床上端坐一女子,青色钗钿缕衣,团扇遮脸。鼻尖一股药香,但并不像平日里进出药店中的气味浓郁,淡淡的,一时有一时无。他在怀疑自己的鼻子,摸了摸鼻尖。。

[+展开]

在线阅读 加入书架查看目录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

作者作品

更多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