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资讯>(十六)书局

素问南篱:(十六)书局

西藏林芝,因为金秋时节,森林变的五彩斑斓。雅鲁藏布大峡谷的深处有一个村子——直接了当村。村口有一座红瓦白墙的房子,刚墙面粉刷过的。在一个大窗台上坐着一个头发盘成髻的更年轻男人,一身工服,工服上五彩斑斓的颜色。“小五!”一个男人大声地的喊着,“你是也不是又犯懒“小五!”一个男人大声的喊着,“你是不是又偷懒了!”。...

西藏林芝,因为金秋,森林变得五彩斑斓。雅鲁藏布大峡谷的深处有一个村子——直白村。村口有一座红瓦白墙的房子,刚粉刷过的。在一个大窗台上坐着一个头发盘成髻的年轻男人,一身工服,工服上五彩斑斓的颜色。

“小五!”一个男人大声的喊着,“你是不是又偷懒了!”

“来了!”小五不情愿地离开,转身来到了大门口。

一个头发花白的男人正在指挥着人挂牌匾。

“老柏!你这不是有帮手吗?”小五抱怨。

“我是老板,你是伙计!”柏青奕说,“我干活,你看美景!”

小五一笑,看着刚挂上的匾额——青奕书局。

“左边——往左边一点!”小五指挥着挂匾额的人,“右边——右边往上一点点——好好好——完美!”

挂上了古朴的匾额,这个书局像是有了灵魂。

“我说老柏,在这荒郊野岭地地方开书局,能有人来吗?”小五吐槽。

手机响了,是老柏的,小五一笑,“你的爱徒来电话了!”

柏青奕一笑,接通了电话。

“恭贺师傅的青奕书局开张了!”萧雪见此时站在东京朱雀门附近大大街上,工作人员正在为下一场戏布景。

“就光说啊!”柏青奕调侃。

“等《素问南篱》拍摄完毕,一定到青奕书局当伙计去!”萧雪见说。

“荒山野岭的开个书局,连个人都见不着,还需要两个打工人啊!”小五对着电话大声的喊着。

“我是去监督你的!”萧雪见说,“我去了,师傅就能把你这个不务正业的伙计开除了。”

“画画是不务正业,那老柏不也是吗?”小五提醒。

“在那开书局,本身就是个不务正业的事儿!”萧雪见顺着说。

“嗨!矛头都指向我了!”柏青奕听出来这是在挤兑自己,“柏爷我任性,有风有酒有画有美景。”

“钱多烧的!”小五吐槽。

南青葙来到拍摄现场,远远地就看见萧雪见在给谁打电话,看神情聊得还挺欢。

“谁的电话?”南青葙喃喃。

楣姐在帮着他整理妆容。

“吃醋了!”楣姐笑着说,“有人比南哥你更讨萧老师的欢心。”

“楣姐,”南青葙脸一变,“你站谁一边!”

“当然是站我哥这边!”陈阳连忙插话。

楣姐呵呵一笑。

“准备开拍了!”

“大娘子!”梅青站着一家店铺前面,“这里居然也有一家青奕书局!”

白素问震惊,连忙快走几部来到那店铺门口,看着那个匾额,果真写着“青奕书局”四个字。

“走!进去看看!”白素问拾阶而上,跨进了书局。

“大娘子,咱们上次遇见青奕书局,还是送郎君去书院那日的黄昏。”梅青说,“都是十年前!还是在西京!”

“唐代王冰的《黄帝内经素问》,就是那日在书局里发现的。”白素问说。

她们走了进去,花白头发的店主道骨仙风窝在书局的一暖塌上慵懒地看着书。

“店主倒是一点没变!”白素问眼前闪现出十年前巧遇这家书店的情景来。

“来了!”店主头都没抬,随意的一句话,“书只卖有缘人!”又补了一句。

“素问见过书主!”白素问行礼。

店主这才抬头看了一眼她,点了点头。

白素问就在那书阁中逛着翻阅着。书局里渐渐地人多了起来,白素问正在翻阅着唐陶弘景《本草经集注》。

“见过陆娘子!”一个女人的声音。

白素问把目光从书中移了过来,看着眼前的女子,样貌有些熟悉。

“陆娘子,三年前七月七,磨喝乐!”女子提醒她。

“梁小娘子!”白素问想起来了。

梁小娘子一笑,“这次陆官人怎么不在陆娘子身侧?”

白素问一笑,“他有公务在忙!”

“陆官人今非昔比了。”梁小娘子感叹。

“娘子!”一个丫鬟走了进来,“该回府了!”丫鬟抬头一看,一惊。

“妍儿先走了,陆娘子,也许我们还有机会遇见。”

梁小娘子带着丫鬟离开了书局。白素问重新把目光回到书上,只听见身后的人窃窃私语。

“梁相的小女儿!”一男子说,“说是休夫了!所以重回东京了!”

“梁相的女婿是那么好当的!”另一个男子说。

“不过梁相的爱女,不愁再嫁!”

白素问一直停在了看的那一页。

陆玄叁站在了书局门口,看着“青奕书局”四个字。

“朱雀街什么时候开了这么一家书局?”他嘀咕着。

梅青正好看见了他,“主君!”

“梅青!”陆玄叁一惊,不过一会儿就笑了起来,“素问在店中?”

梅青行礼,“嗯,正在翻看医书!”

梅青要进店中去叫白素问,被陆玄叁阻止了,自己拾阶而上,进入店中。他打量着,看着书阁中的书,倒是有很多市面上难寻的古籍。

“来了!”一个老者的声音。

他寻找着,转身寻着声音处,看见了道骨仙风的店主。

“店家!”陆玄叁行礼。

“书主!”老者提醒。

“书主!”陆玄叁改正。

老者做了个请的动作,“随意,书只卖有缘人!”

“云郎!”白素问拍着他的后背,“下朝了!”

“嗯!”陆玄叁点了点头,“不知什么时候这里居然有这么一个书局?”

白素问笑了笑,“有缘人才能遇见!”

南青葙好奇地在翻着那些书阁上的书,除了有镜头的地方,有一些真书,其他的都只是一个书皮。但他饶有兴趣的翻着。

“《寻秦记》、《射雕英雄传》、”南青葙翻着,“还有倪匡的《原振侠与卫斯理》!道哥真是大直男!”

突然他看见了一本,伸手去拿,结果有人跟他抢。

“萧雪见!”“南青葙!”

他们抢的书名是《素问南篱》!

道哥走过来,笑,“你们喜欢啊!我这里还有好几本!戏拍完了送你们做纪念!”

他们俩走出了书局,因为还有两场戏,一场是十六岁的白素问第一次误进青奕书局;还有一场是十岁的陆玄叁误入青奕书局。

“青奕书局的戏,是你特加的吧!”南青葙问。

“这原本就是个如梦似幻的故事,”萧雪见笑着说,“再添上一笔,为得是更精彩而已。”

“青奕——是你朋友?”南青葙问。

萧雪见又是一笑,转身要离开,南青葙一把拉着她。

“雪见和青葙,这两个名字,你知道他们的意义吗?”

“两种草药啊!”萧雪见说。

“那是他们给自己的孩子取的名字,”南青葙说,“女儿叫陆雪见,儿子叫陆青葙!”

萧雪见一愣!转头看着他。

晚上回到房间,萧雪见打开了自己的行李箱,拿出了那个檀木小药盒,她从自己的脖颈处摘下项链,项链的吊坠是一把很精巧的钥匙,这钥匙正是打开檀木小药盒的那把古旧的小金锁。

打开锁,萧雪见深吸了口气,转身去了卫生间,清洗了一下自己的双手,并且擦干后又折了回来。她再次深呼吸了一下,这才打开檀木小药盒的盒盖。盒子里放得不是药方,是信!不是当下的信,也不是北宋时期的信。

她小心翼翼地翻看着那些信,信封上的收件人是——素问。

第一封信落款时间是1936年8月16日,他第一次遇见她。而最后一封信的时间是十年后。

萧雪见仔细地看着,但是并没有提到过白素问生下的孩子是女儿还是儿子?这些信都是他写的,第一世离世的时候,他并不知道,所以后来的他都无法知道。

萧雪见拨通了电话。

“桑姨!嗯,还好!大美人呢?嗯,爷爷在吗?”

桑姨走了出来,来到院中,老人家正坐在南篱院的老桂花树下。

“叔!”桑姨叫着,“雪儿的电话!”

老人家坐了起来,指了指旁边的茶几,桑姨把电话放到了茶几上,按了免提,然后转身回了屋。

“爷爷!”萧雪见喊着。

“诶!怎么了?”爷爷问。

“爷爷,白素问当年生下的孩子是男孩还是女孩?”萧雪见问。

“怎么突然想到问这个?”爷爷问。

“他想起了雪见和青葙两个名字,是他们给自己孩子的。”萧雪见说。

“哦!”

“爷爷,您也不知道吗?”萧雪见问,“大美人的前生的记忆,不是她自己的,对不对?”

老人家沉默着。

素问南篱

素问南篱

作者:奶茶闲人分类:古代言情点击: 27478  

  “你,还记得我前生吗?”南青葙意识模糊不清地睁开眼睛了眼睛,望着眼前。暖阁虹帐,雕花床上坐于一女子,青色钗钿缕衣,团扇遮脸。鼻尖一股药香,但并不像平时里出入药店中的气味浓厚,淡淡的,一时之间有一时之间无。他在产生怀疑自己的鼻子,摸了摸鼻尖。“你?是谁?”他问。佳人沉默不语!电影《素问南篱》即将开拍,南青葙总会看见了一个女人,如风似幻,偏偏她就在眼前,但是他依旧看不清她的脸!他们之间隔得不只是是逝去数百年的时间。南宋的她,二十六世纪的自己,他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又是一手的泪!自己究竟怎么了?他分不清是戏,但是他的曾,一个在现代人怎么会有南宋暖阁虹帐,雕花床上端坐一女子,青色钗钿缕衣,团扇遮脸。鼻尖一股药香,但并不像平日里进出药店中的气味浓郁,淡淡的,一时有一时无。他在怀疑自己的鼻子,摸了摸鼻尖。。

[+展开]

在线阅读 加入书架查看目录

  • 发湿湿&发。

    忙碌了整整一天,回到家已经是凌晨,他洗了个澡,头发湿湿的,找了半天没找到吹风机,愣愣地站在了阳台上,看着窗外零零星星的灯火。头发上的水滴落着,有一双温柔的手抚上了他湿漉漉的头发。

    2021-10-16 05:21:38详情点赞(0)回复(0)
  • 悠悠地&自己的

    “我不想上热搜!”南青葙悠悠地说,再次闭上自己的眼睛。

    2021-10-16 08:29:08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

作者作品

更多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