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资讯>(十二)菊宴

素问南篱:(十二)菊宴

杨疯子说南青葙是在机场拣到的,原来是她也来了北京。活动结束了后,定了最晚的一班航班,他又去了趟医院,坐了一会儿,就得离开了了。他出后,走到上一次的那个坡,忆起前天自己听到的“雪见”,他在周围找寻了一下。“哥,我们得走了!要不误车了!”陈阳再次提醒他“哥,我们得走了!要不误点了!”陈阳提醒他。。...

杨疯子告诉南青葙是在机场捡到的,原来她也来了北京。活动结束后,定了最晚的一班航班,他又去了趟医院,坐了一会儿,就得离开了。他出来后,走到上次的那个坡,想起昨天自己听见的“雪见”,他在周围寻找了一下。

“哥,我们得走了!要不误点了!”陈阳提醒他。

他点了点头,往医院大门口走去。

萧雪见推着轮椅出现。

“大美人!明天,我们就回家了!回南篱院,你是不是很想念老桂花树?”

轮椅上的人,包裹得很严实,像是睡着了。

飞机上,南青葙再次翻开了那本记事本,是萧雪见的创作笔记。

“8月9日,第一次见南青葙,出电梯口,虽然他戴着口罩,听了太多有关他的故事,见到他才感觉到一丝真实。”

南青葙停在了这一页,写得很潦草,那行字上还有一些痕迹。他在努力回想着那天。

“陈阳,你还记得我们见张导的那天吗?”

陈阳有些意外,转过头来看着他。

“怎么?想回想你和萧老师第一次相遇吗?”他调侃。

“那天我只闻到了桂花香!”南青葙闭上眼睛,回到那一刻,自己站在电梯口,电梯门开,一群人出来,一个戴口罩的女人抬眼看着他,对!是她,戴着那副黑框眼镜,她的眼神有一丝——微红!

“他眼睛红了!”

“因为感冒吧!”陈阳说。

“是要哭!”南青葙脱口而出。

“啊!”陈阳觉得不可思议,“为啥?”

南青葙埋头看着记事本上的那行字,眼前闪现出萧雪见在车上,情绪有些激动地写下这行字,字旁边的痕迹是泪,她哭了!

他起身拿着手机,片场有些吵,他找了个安静地地方,拨通了萧雪见的电话,还是没接!但是他不放弃地等着。

老桂花树下,萧雪见拿着一披肩给轮椅上的人盖上。桑姨拿着她的手机走了过来。

“你手机一直在震动!怕是有急事!”

萧雪见接过,一看显示:素问的他!她看了看轮椅上的人。

“大美人,想不想听听他的声音?”

萧雪见接通,把手机放在了轮椅上那人的耳边。

“萧雪见,你终于接电话了!”电话那头的南青葙说道,“你是不是也去北京了?”

“她的手动了!”桑姐惊讶地叫道。

“谁的手动了?”南青葙听到了一个声音,但是不是萧雪见的。

萧雪见拿过手机。

“萧雪见,你说话啊?你要急死我吗?”南青葙不知电话那头发生了什么?

“我在啊!”

这一声,让南青葙游魂归了位,“你是不接我电话,还是所有人的电话都不接啊?”口气有些埋怨,又有些乞求。

“在忙!”萧雪见说。

“就两个字!两句话,五个字!”南青葙不知是气恼自己还是她,“你家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也许我能帮的上!”

萧雪见看向轮椅上的人,“也许!”

“又是两个字!”南青葙放弃了。

电话两人都沉默了,但是能听见彼此的呼吸声。

“萧雪见,你到底有什么,我不能知道的?”南青葙问。

“戏拍到哪了?”萧雪见问。

“白素问和陆玄叁回东京了!”南青葙说。

“明天见!”

电话挂了,南青葙还站在那发呆。陈阳终于找到躲在角落里的他。

“哥!催场了!”

南青葙把手机递给了陈阳,回到了片场,服装、化妆、执行导演、一群人围上了他。

东京陆府南篱院,桂花树下,白素问依靠在躺椅上小憩中。

陆玄叁一身官服走了进来,通过两重门就看见了在睡在院中的她。

“怎么睡在院中了?”

“等阿郎你啊!”陆总管说。

“夜深雾重的!”陆玄叁说。

“大娘子是在等着主君一起赏月呢!”丫鬟梅青说。

“梅青,去拿那件狐皮毯子给她盖上,我换了朝服就来!”陆玄叁嘱咐。

梅青给她盖狐皮毯子的时候,白素问醒了。

“阿郎回来了!”梅青轻声地说。

白素问坐了起来,“去把准备的吃食拿来!”

梅青连忙起身往厨房而去。

换了一身居家服的陆玄叁走了过来,在躺椅的一角坐下。

“怎么?身体不适?”轻声地问。

“有些犯懒!”白素问说,“六日后重阳菊花宴,二叔和族老们说,设在南篱院。”

“以往不都是在二叔的观月楼吗?”陆玄叁说。

白素问靠在陆玄叁的肩头,笑着说,“云郎,要成官家宠臣了!”

陆玄叁叹息,“陆府家族荣耀至上!那菊花宴都得由你操办了!”

“今天看菊宴的菜单,我就看了整整一日!”白素问笑着说。

“要不请人来办?”陆玄叁心疼的问。

“崔妈妈会帮我的!”白素问依靠在陆玄叁的怀里,“他们是想看笑话,不成!”

陆玄叁紧拥着她,在她的额头轻吻。

南青葙穿着一身运动服,戴着帽子和口罩在夜跑。他平时没这习惯,他看了看腕上的运动手表,快十二点了。

“明天见!马上就快后天了!”他嘀咕着。

“你在等谁?”

南青葙立马转身,看见了萧雪见,萧雪见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显示:11点55分。

“还差五分钟!”

南青葙像个孩子一样笑了,走过来一把抱着她。

“会不会又被拍啊!”萧雪见想挣脱出来。

南青葙抱得更紧,“男未婚女未嫁!正大光明!”

萧雪见的心好像被什么给撞了一下!

要拍菊宴,拍摄现场搬来了很多盆栽菊花,品种很多。

“好漂亮啊!”杨瑶谣感叹,“原来菊花有这么多颜色啊!”

“黄白色、花蕊像莲蓬的叫万龄菊。”南青葙指着其中的一盆说。

“有这句台词吗?”白素问的演员问。

他们在剧本中翻找着,发现并没有,转头看向萧雪见。

“粉红色的叫桃花菊!”南青葙蹲在了一颗粉色菊花面前,又指着旁边的白色那棵,“木香菊、黄色的金铃菊、白色开得最大的是喜容菊。”

道哥都目瞪口呆了,送花来的人也惊讶地说,“你这是要抢我们的饭碗啊!”

“哥!你什么时候对菊花这么了解?”陈阳也是震惊!

南青葙愣了!有些迷茫地看着他们。

“重阳之日,极品的菊花都供给了宫中,次一点的预留给了各大重臣。”马车中的白素问说。

“那我们今日是去哪采菊?”陆玄参掀开了帘子往外看,他们已经出了城。

“重阳日,京都人都会去郊外登高。”白素问说。

“我知道!”陆玄参看着车外的秋色,“都是去仓王庙、四里桥、愁台、梁王城、砚台、毛坨冈、独乐冈宴聚。”

白素问一笑,“云郎没少去!”

“学子们爱故弄风雅!”陆玄叁解释,“咏菊诗会参加过几次。”

“没有佳人?”白素问问。

“品酒赏菊想诗句,”陆玄叁说,“哪来分心旁的。”

“我怎么听闻,梁家小娘子就是在咏菊诗会上对你一见倾心呢?”白素问继续。

“平白的怎么翻出这样的陈醋来吃!”陆玄叁点了点她的鼻子,“你还没说我们这是要去哪?”

“我有一程师伯,在毛坨冈有一药园,”白素问说,“药园中有他老人家亲手种的菊苑。”

“菊苑!”南青葙看着萧雪见说,“你不记得了吗?”

所有人看向萧雪见,萧雪见摇了摇头。

“打什么哑谜啊!”场务吐槽。

其他人意会地笑了笑,忙各自的去了。

“程师伯在毛坨冈的菊苑,”南青葙走到萧雪见身边说,“是你教我认识那些菊花的!”

萧雪见抬起头看着他,“你能想起她的脸吗?”

南青葙一转身,身后不远处的菊花田里站着一个穿披风的女子。

“云郎!”

“素问!”他喊着,想看清楚她的脸。

“你只记得她!”站在他身后的萧雪见说,“可是你始终想不起她长什么样?”

南青葙又转过身来看萧雪见,萧雪见在一群忙碌的现场工作人流中。一边是处于当下世界的萧雪见,一边是过去时空里的白素问。

“南青葙!”

“云郎!”

“你是谁?还能分得清楚吗?”

从他的身体里分出了另外一个人。

“陆玄叁!”南青葙脱口而出。

“还有我!”

他转身,身后又出现一个穿中山装的青年。

素问南篱

素问南篱

作者:奶茶闲人分类:古代言情点击: 27478  

  “你,还记得我前生吗?”南青葙意识模糊不清地睁开眼睛了眼睛,望着眼前。暖阁虹帐,雕花床上坐于一女子,青色钗钿缕衣,团扇遮脸。鼻尖一股药香,但并不像平时里出入药店中的气味浓厚,淡淡的,一时之间有一时之间无。他在产生怀疑自己的鼻子,摸了摸鼻尖。“你?是谁?”他问。佳人沉默不语!电影《素问南篱》即将开拍,南青葙总会看见了一个女人,如风似幻,偏偏她就在眼前,但是他依旧看不清她的脸!他们之间隔得不只是是逝去数百年的时间。南宋的她,二十六世纪的自己,他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又是一手的泪!自己究竟怎么了?他分不清是戏,但是他的曾,一个在现代人怎么会有南宋暖阁虹帐,雕花床上端坐一女子,青色钗钿缕衣,团扇遮脸。鼻尖一股药香,但并不像平日里进出药店中的气味浓郁,淡淡的,一时有一时无。他在怀疑自己的鼻子,摸了摸鼻尖。。

[+展开]

在线阅读 加入书架查看目录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

作者作品

更多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