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资讯>第二十七章

温元皇后传:第二十七章

迅速日子便到了农历三月三这晚上。天还没亮,若幽便自床上站起身了。若幽基本上是闭着眼睛,在众人的扶持下洗了一个香喷喷的玫瑰花牛奶浴,擦干净身子,换了大红绣牡丹的肚兜、水红色绣缠枝花纹的里衣、穿起凤穿牡丹的中衣,素心端了兑了凉水的金盆来,拧了巾帕给若幽天还没亮,若幽便自床上起身了。。...

很快日子便到了三月初三这一天。

天还没亮,若幽便自床上起身了。

若幽几乎是闭着眼睛,在众人的扶持下洗了一个香喷喷的玫瑰花牛奶浴,擦干身子,换上大红绣牡丹的肚兜、水红色绣缠枝花纹的里衣、穿上凤穿牡丹的中衣,素心端了兑了凉水的金盆来,拧了巾帕给若幽擦脸,这时候,若幽总算是清醒过来了。

擦过脸、又刷了牙,便到了外间用早膳。贵妃册封礼不比寻常,礼节繁多,怕若幽饿着,早膳准备的都是些抗饿的食物,若幽吃了一个牛肉馅饼、一个灌汤包、一个水晶虾饺、一盅鸡蛋羹、几口卤牛肉并一小盏牛乳,早膳太香,若幽有些没收住,不过转念一想,今日少不了折腾,多吃些也没什么不好,便自小桌起身,返回了梳妆台前,开始上妆。

若幽描了远山眉,画了眼线并在眼尾处略略勾起,上了日落色的眼影,涂了水红色的口红,端的是美得不可方物,如那九天仙子一般。

素蕊又为若幽梳了搭配朝冠的燕尾髻,越发显得脖颈细长。

按照宫规,贵妃冠服包括朝冠、吉服冠、朝服褂、袍,吉服褂、袍以及金约、领约、朝珠等,冠、服、袍及垂绦,皆为金黄色。

因如今天气还冷,便着冬朝服、戴薰貂朝冠。

朝冠,上缀朱纬,顶为三层,贯东珠各一,皆承以金凤,饰东珠各三,珍珠各十七,上衔大珍珠一;朱纬上周缀金凤七,饰东珠各九,珍珠各二十一;后金翟一,饰猫睛石一,珍珠十六,翟尾重珠,凡珍珠一百九十二颗,三行二就;中间金衔青金石结一,东珠、珍珠各四,末缀珊瑚;冠后护领垂金黄绦二,末缀宝石;青缎为带,整个朝冠端的是华贵精美。

贵妃金约,镂金云十二,饰东珠各一,间以珊瑚,红片金里;后系金衔绿松石结,贯珠下垂,凡珍珠二百零四颗,三行三就;中间金衔青金石结二,每具饰东珠、珍珠各六,末缀珊瑚。

耳饰用二等东珠,余同皇后。领约,镂金为之,饰东珠七,间以珊瑚;两端垂金黄绦二,中贯珊瑚,末缀珊瑚各二。

朝服亦为金黄色,披领与袖子俱是石青色、片金缘,前后各绣立龙绣纹二,下摆绣万福、万寿之纹。朝珠三盘,蜜珀一,珊瑚二。吉服朝珠一盘,绦金黄色。

双手的小指与无名指戴着赤金玛瑙镶东珠的掐丝护甲;腕间,除了原本戴在左手腕上的白玉镯子,右手上也戴了极品翡翠凤纹玉镯。

换上贵妃冠服的若幽,与平日里温和又透着淡淡疏离气质不同,今日整个人却是华贵大气,一双眼尾挑起的桃花眼,顾盼流连之间,却带着微微的清冷之意。

众人之前也曾见过身着华服、吉服的若幽,也是美得不可方物,但如今日这般身着正式冠服如神祗一般的华贵清冷、眉宇间不经意便流露着淡淡不可侵犯的上位者姿态的若幽,却是让观者生出了敬畏之心。

进屋来为若幽加油鼓气的胤禛,看到冠服加身的若幽也是一愣,这通身的气度,若说是皇后怕也是不会有人反对的,至少前世他的皇后乌喇那拉氏便没有便宜额娘的这般气势。

“儿子给额娘请安。”胤禛行礼。

“好孩子,快起来,今儿个是额娘的册封礼,正殿伺候的一早便都起身了,怕是吵着你了吧。”

“没有,今儿个是额娘的好日子,儿子心中欢喜,也早早就醒了。儿子先在这里恭贺额娘了,额娘一会儿不要紧张,儿子会在一旁给额娘打气的。”可能是重生回来年纪太小了,不知不觉胤禛说话也少了曾经的冷硬。

“呵呵,这孩子,”若幽闻言启唇一笑,摸摸胤禛的小脑袋,“好,有我们四阿哥给额娘打气,额娘一定会好好地,不紧张。”

这笑容,如牡丹盛开般华美、如昙花绽放般惊艳,胤禛觉得已经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了,太美了,直到若幽拍拍他的小手让乳母带他出去准备观礼时,方才回神。(贵妃册封礼,皇子可以观礼)

“那儿子就先告退了,额娘加油。”胤禛行了礼,又冲着若幽举举小拳头,方才离开。

望着胤禛渐行渐远的背影,若幽不自禁露出了慈母的微笑。

众人默:温贵妃娘娘不笑还好,一笑这母仪天下的感觉也出来了,当年的赫舍里氏皇后的微笑貌似也还不如娘娘呢。

若幽伸出手搭在素心手上,淡淡道,“时辰不早了,咱们走吧。“

温元皇后传

温元皇后传

作者:愿一世繁华分类:浪漫言情点击: 14011  

  她是“彼岸圣手”,左手杀了人左手救孩子,一场出乎意料,居然很狗血的剧情的回到了了被穿成了筛子的在清朝,是的,是的,是康熙的那个在清朝,表示若幽只想翻个白眼。“额娘,皇阿玛来了”某不不靠谱儿子幸灾乐祸,“嗯,关门歇业放小白”,某小白挠墙“偶是白虎,是神兽”。“嗷……”。

[+展开]

在线阅读 加入书架查看目录

  • 锋,今&妹)的

    经历过血海刀锋,今生,对于实力宠女(妹)的额娘和兄姊,若幽感受到了浓浓的亲情,守护家人平平安安的过完一生,也不错不是吗?

    2021-09-24 06:15:25详情点赞(0)回复(0)
  • 看看自&的目光

    若幽回神,看看自家四哥又看看自家六哥,再看看自己藕节似的小胳膊,在两双探照灯似的目光下,淡淡开口,“不是,味道不错,就是我更想用晚膳。”

    2021-09-26 11:29:55详情点赞(0)回复(0)
  • 就正院&一个比

    因此,虽然阿玛冷淡,妾室不消停,但总得来说就正院而言,这还是一个比较和谐的大家庭,其他的那些眼不见为净也就是了。

    2021-09-25 01:47:45详情点赞(0)回复(0)
  • ,育有&王嫡福

    另有侧福晋巴雅拉氏,育有一子一女,女儿大格格佛尔果春(巴林郡王嫡福晋),儿子老三颜珠。

    2021-09-27 12:05:28详情点赞(0)回复(0)
  • ?依靠&是王道

    因此,若幽决定,就努力的壮大自身的实力吧,毕竟靠山山倒,靠人人跑,不是么?依靠自己才是王道。

    2021-09-27 09:07:55详情点赞(0)回复(0)
  • 的灯,&三天一

    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府中的女人又都不是省油的灯,几乎是三天一小戏,五天一大戏,不过再如何,在众人的努力下,终归正院还是屹立不倒的。

    2021-09-24 09:36:37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

作者作品

更多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