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资讯>第九章

温元皇后传:第九章

康熙并若幽步入乾清宫偏殿,康熙将自己的手帕递过来若幽。若幽一怔,“谢万岁爷。”却而已地乱地抹抹汗便给他了康熙,康熙对李子荣使了个眼色,李子荣退下。康熙无可奈何对若幽道“你先去后边换件衣服,重新整理下,朕出过花,禛儿有朕这个皇阿玛望着,御医除了一会儿才若幽一怔,“谢万岁爷。”却只是胡乱地擦擦汗便还给了康熙,康熙对李德全使了个眼色,李德全退下。。...

康熙并若幽进入乾清宫偏殿,康熙将自己的手帕递给若幽。

若幽一怔,“谢万岁爷。”却只是胡乱地擦擦汗便还给了康熙,康熙对李德全使了个眼色,李德全退下。

康熙无奈对若幽道“你先去后边换件衣服,整理下,朕出过花,禛儿有朕这个皇阿玛看着,太医还有一会儿才能来。”

“我……臣妾......”若幽迟疑。

“怎么朕说话也不管用了吗?”

若幽看看康熙又看看胤禛,点点头,到后边去了。

到了后面,李德全向若幽打了个千儿,恭敬道:“庶妃东西都已经备好了,有事儿您可以喊奴才,奴才就在外边。”若幽这才发现里外衣服都已经准备好了,甚至连洗澡的东西都也备好了,“辛苦李公公了,今天的事多谢李公公。”由于出来的急身上自然没有带打赏的东西,说罢便将身上挂着的翡翠玉坠解下来放在李德全手中,“还望李公公莫要嫌弃。”

“庶妃客气了,这是奴才应做的。”若幽的翡翠玉坠自然不是凡品,康熙又分明很重视这位钮钴禄氏庶妃和四阿哥,李德全又怎敢拿这样的东西呢。

“还请李公公务必收下,李公公肯为我通报,便是我和四阿哥的大恩人,这玉坠还请李公公一定不要推辞。”

若幽态度坚决,大有你不收下咱们就僵持着的意思,李德全无奈便收下了。

若幽惦记着胤禛,便只换下汗湿的衣服,换上了李德全准备的衣服,简单将头发拢拢,就出来了。

康熙一看就知道若幽是只换了衣服拢拢头发就出来了,不过好歹有个天子嫔妃样子了,便也没说什么。

很快李院判和杜御医就来了,二人为胤禛把脉的结果和小齐太医的一样。

乾清宫这么大的动静,自然是惊动了阖宫。

佟佳氏赶来恰巧听到胤禛得了天花,吓得只堪堪停在门边,冲着康熙福了福身,“参见万岁爷。”

屋内众人纷纷向佟佳氏行礼。

若幽抬头看了佟佳氏一眼,没什么表情地也福了福身,“见过贵妃娘娘。”

心里确是对佟佳氏不怎么瞧得上,就这表现,呵呵,还想着做皇后呢,比起赫舍里氏来差的不是一星半点,人赫舍里氏的表面功夫可真是挑不出来错。

康熙抬抬手,佟佳氏起来了,众人便也起身。

“李院判和杜御医,可确诊了四阿哥是出花了吗?”

“回贵妃娘娘的话,四阿哥确实是得了天花。”

“万岁爷,此事是臣妾失察了,竟没想到四阿哥得了天花,钮钴禄氏妹妹也是,竟如此的不小心。”佟佳氏看了若幽一眼满是责怪,“即是出了花,按着规矩臣妾便安排人连夜送四阿哥出宫吧。”

“万岁爷臣妾曾经种过痘,请万岁爷允臣妾照顾四阿哥。”若幽知道胤禛出了花就会被送到庄子上,胤禛还小,难保不会有人趁机斩草除根,有自己在可保胤禛无虞。

康熙定定看着佟佳氏,犀利的目光只把佟佳氏看的心里发毛,又温柔地看了若幽一眼,才开口,“你的确失察,回去吧,罚奉三个月。四阿哥不必出宫,恰好如今永寿宫只有钮钴禄氏带着四阿哥,没有别的主子,就在永寿宫隔离起来吧。梁九功你去永寿宫先彻查一番,再看看谁是出过痘的就继续留下伺候,另外传旨太医院务必好生照料永寿宫。”

“是,臣妾告退。”罚奉这样的惩罚对出身大族的后宫妃嫔来说并没有什么,毕竟也没有谁是真的靠着这点子俸禄过日子的,只要不是禁足降位,佟佳氏并不在乎,一行礼就回承乾宫去了。

“是,奴才这就去。”梁九功领命退下。

“万岁爷奴才小时候出过痘,奴才愿意照料四阿哥的病情。”小齐太医对康熙道。

“如此,你就和杜御医一道吧。杜御医当年朕的天花便是你照料的,此次小四便拜托你了。”

“臣领旨。”杜御医、小齐太医叩首。

“走,朕送你回永寿宫。”康熙对若幽道。

“时候不早了,万岁爷还是赶紧歇歇吧,臣妾自己回去就是了。”若幽婉拒。

“行了,朕若不跟着,你不是要把小四再一路抱回去?就这么定了。”康熙自若幽怀中抱过胤禛,大步往外走。

到了永寿宫,恰巧梁九功也从太医院回来了。看到康熙边打了个千儿,“奴才参见万岁爷,万岁爷太医院那边已经安排妥当了。”

“嗯。”康熙点点头,走到后殿,将胤禛放到拔步床上,再出来时,梁九功已经带着一众宫人在院子里候着了。“万岁爷,这些便是永寿宫留下的宫女太监了。”

“哦,这么多人?”若幽虽是庶妃,但是以贵妃之礼入的宫,享的也是贵妃的待遇,身边有一个掌事宫女、总管太监一个、四个一等宫女、四个二等宫女、四个三等宫女、四个大太监、四个小太监、四个洒扫太监、两个粗使太监、两个粗使宫女、两个粗使嬷嬷,共三十二个人。

胤禛出了花,依着康熙估计能有十来个人就不错了,院子里黑压压站了一片,怎么也不可能就十来八个人。

“回万岁爷的话,就有粗使太监、粗使宫女并两个小宫女(三等宫女)、小太监没有种过痘或是出过花,其余二十六人均愿意留下继续伺候。”

“好,很好,你们好好伺候主子,不可怠慢了!”康熙严肃道。

“是,奴婢(奴才)遵旨。”

对于康熙送自己回来又敲打了永寿宫宫人(虽然并不需要,都是自己人),这份心、这份情若幽还是感动的,便柔声对康熙道:“时候不早了,外边天冷,万岁爷快回去吧,臣妾会照顾好四阿哥、照顾好自己的。”

又转头对梁九功道:“梁公公,一会儿回了乾清宫一定要看着皇上喝一碗姜汤去去寒。”

康熙无奈摇摇头,戳戳若幽的额头,控诉的看了若幽一眼,扭头(傲娇)地离开,梁九功见状,忍笑回道:“奴才会的。”

待康熙出了永寿宫大门,若幽淡淡吩咐:“关了大门吧,四阿哥好起来之前都不必再开了。”

“是。”守门的小太监应道。

话分两头,回到乾清宫的康熙,硬是喝了一大碗姜汤,喝完后直接将碗扔给了梁九功,“你这狗奴才,也敢看朕的笑话!”

“这不是庶妃的一片心意嘛,若是回头庶妃知道了奴才没看着万岁爷喝姜汤,还不得追着奴才满宫跑呀。”梁九功摊摊手,委屈巴巴地道。

“行了行了,钮钴禄氏确实是个好的,你看着点,别让内务府的欺负了。”

“万岁爷放心,奴才明儿一早就去。”

“嗯。”康熙才回到床上再次躺下。

第二日,梁九功到各宫传旨,大意就是四阿哥出花了,永寿宫暂时封闭谢绝探望;又去了内务府,有什么需要的先紧着永寿宫来。

若幽也开始正式关起门来过自己的小日子。

温元皇后传

温元皇后传

作者:愿一世繁华分类:浪漫言情点击: 14011  

  她是“彼岸圣手”,左手杀了人左手救孩子,一场出乎意料,居然很狗血的剧情的回到了了被穿成了筛子的在清朝,是的,是的,是康熙的那个在清朝,表示若幽只想翻个白眼。“额娘,皇阿玛来了”某不不靠谱儿子幸灾乐祸,“嗯,关门歇业放小白”,某小白挠墙“偶是白虎,是神兽”。“嗷……”。

[+展开]

在线阅读 加入书架查看目录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

作者作品

更多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