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小说库 > 浪漫言情>不色和尚
不色和尚

不色和尚

作者:重剑无锋分类:浪漫言情点击: 29317  更新: 21-04-19

  给大家提供不色和尚免费阅读,不色和尚全本下载全集已经出来了,这是一部非常火爆的现代都市小说,作者是重剑无锋,小说不色和尚全文讲述了主角虚度穿越成和尚,因为功法要收集情丝千千万,他在无奈之下只得周旋与感情之间,看他会如何在这都市中成为一代传奇和尚,他会怎样逍遥人间…一袭白色的僧衣,十分扎眼,立刻便将酒吧中男男女女的眼光都吸引了过来。。

[+展开]

在线阅读 查看目录

不色和尚情节预览

  夜灯初上,梦幻酒吧前,明暗交错的霓虹灯,透着一抹暧昧,虚度站在酒吧门前,略略摇头,看了看二楼厨房的位置,缓步走了进去。

  一袭白色的僧衣,十分扎眼,立刻便将酒吧中男男女女的眼光都吸引了过来。

  “哟,看来咱们梦幻酒吧很有魔力啊,居然连和尚也来喝酒。”一个派对的少年大声调笑,立刻引起了酒吧诸人肆无忌惮的大笑。

  “哈哈……”

  “大师,喝什么酒?”酒保戏谑的冲虚度大声问道。

  “我、贫僧是来化缘的。”虚度才刚做了三个月的和尚,对于自己和尚这个身份还不太适应,称呼上咬不太准。

  “来这里化缘?”诸人一阵错愕,转瞬又都哄堂大笑。

  “哈哈……”

  虚度看着大笑的众人,脸上一片茫然,喃喃自语:“和尚化缘,好像是天经地义的吧?”

  “嫣姐,我看这和尚有问题。”吧台旁边,帅气的调酒师,小声对身边的冷艳美女说道。

  其实虚度一走进酒吧,柳嫣便注意到他了,那一袭与酒吧气氛格格不入的僧衣,想不注意都难。

  “我去看看。”柳嫣是这间酒吧的老板,她不相信,在镇海的地头上,有人敢动她黑寡妇。

  “小师父,不知你要化什么缘。”柳嫣绝美的脸上,笑的风情万种,一双眼眸,妩媚如水,泻向虚度。

  “阿弥陀佛,”虚度双手合十,诵了一声佛号,一脸慈悲相:“女施主,贫僧想化两个馒头。”

  “你……”柳嫣虽然以风流妩媚著称,但真正碰过她身子的,却只有她那个已经死去多年的老公,听到虚度的调戏,一张俏脸,瞬间胀的通红。

  旁边有人耳尖,听到虚度居然要化两个馒头,顿时隐忍不住,一口酒喷了出来。

  “麻逼的,这和尚忒流氓了!”

  “咋?咋流氓了?”有人没有听到,赶紧问那人。

  “这个和尚,他要化嫣姐的两个馒头。”那人说着,不怀好意的看向了柳嫣的胸前,起伏的山峦,顿时惊叹一声:这和尚,眼神真TMD的毒啊!

  猥琐也能猥琐的一本正经,境界啊!酒吧里,不知有多少人,向虚度投射过去崇拜加敬佩的眼神。

  “擦,这家伙一定是花和尚!”

  “不,依我说,是冒牌和尚才对!”

  “……”

  这、这也能看得出来?虚度有些心虚的看向刚刚那人,心里欲加的忐忑不安,但只是一瞬,便又释然,不就是化两个馒头,至于这样吗?

  “女施主,我真的只是想化你的两个馒头而已。”虚度见众人热情高涨,柳嫣面红如赤,赶紧解释。

  虚度再次强调一遍,柳嫣脸上笑的更妩媚,红艳艳的脸上,都能滴出水来:“你真的要我的两个馒头?”

  “是真的。”虚度脸上越发慈悲恭敬:“出家人,不打诳语。”

  酒吧中人,都是唯恐天下不乱的货色,见状,起哄道:“大师,要不要鲍鱼?”

  今天是来找小金的,不能多事,免得横生枝节,所以虚度赶紧摇手:“不、贫僧吃素,不吃鲍鱼,施主说笑了。”

  转头看见柳嫣笑的媚眼如丝,似乎没有发怒的样子,又因赶路,中午饭都还没吃,只是两个馒头,的确不太好下咽,也有些口渴,便大着胆子补了一句:“如果有菊花羹,给贫僧来一碗,倒是可以的。”

  “啊……”

  “扑通……”

  酒吧中,顿时疯狂了,更有人,因为受不了这种刺激,直接摔倒在地。

  柳嫣又羞又恼,气的全身发抖。

  调戏,而且还是光明正大的调戏,怒火烧的全身炽热,便是领口处露出白晰皮肤,也泛着火红,脸上更是罩上了一层寒霜。

  好,就让我来拆穿你这个冒牌和尚,想到这儿,柳嫣美目绽射出两道寒芒,直射向了虚度:“小和尚,你只要赌赢了我,馒头可以给你,但菊花不行!”

  侥是柳嫣泼辣,说出这话时,也不由得脸上一红。

  “这……”虚度有些为难:“出家人是戒赌的。”

  “这也不难,咱们赌一把,我来摇,你来猜,就算不上犯戒了吧。”柳嫣一把抓起桌子上的筛盅,轻轻一划,三只色子便刷入筛盅中。

  行云流水的动作,引得众人一阵喝彩。

  “好吧,我答应你。”虚度想到厨房中,那个与他息息相关的小东西,头脑一热,便答应下来。

  “如果你输了,便喝下这杯酒。”柳嫣冷眸如电,扫了一眼虚度,指了指桌子上的一杯调好的加味蓝色妖姬。

  “好,成交。”虚度无奈的叹了口气,轻轻的点了点头。

  柳嫣双手轻轻的摇着筛盅,动作越来越快,在空中留下一道道残影,嘴角泛起一抹冷笑。

  “这个和尚疯了,居然敢跟嫣姐摇色子,只怕是一会连内裤也要输掉。”人群中,有人一脸同情的叫了起来,柳嫣的色子,那可是没有遇上过对手。

  “这回有好戏看了。”

  “嗯,你看嫣姐,那手法,真是太专业了!”

  柳嫣听到众人的叫喊,微微上挑的嘴角,那一抹冷笑更加深刻。

  “啪。”

  筛蛊落地,柳嫣的葱葱玉指收回,环抱在胸前,压出一道深深的沟,煞是诱人:“你猜吧。”

  “你输了就带我去拿馒头,不许赖啊。”虚度一本正经的看向柳嫣,表情十分的严肃。

  “少费话,老娘什么时候耍过赖。”柳嫣柳眉微凝,带了一抹煞气,却更显出一种别样的风韵,尤其动人心魄。

  注视着桌子上的筛盅,虚度右手的两根手指轻轻的在眼上擦了擦,这是一个透视术的小法术,可以让他看清楚筛盅里面的色子。

  其实虚度是一个修真者,三个月前,他渡天劫失败,然后莫名其妙的就穿越了,然后就成了一个小和尚。

  经过三个月的苦修,费尽了穿越过来所剩余的全部灵力,才堪堪到了炼气二层,但施展透视术这种小法术,虽然费力,却是够了。

  旁观众人看到虚度头上出了一层密密的汗,以为他是心虚了,全都大笑起来。

  “小和尚,你还是赶紧认输吧。”

  “就是,别以为剃个光头,穿一身僧袍,自己就是法师,哈哈……”

  众人肆无忌惮的大笑,将虚度从沉思中唤醒,他抹了一把汗,不好意思的对着柳嫣笑了笑,很小声的说道:“2、3、5。”

  柳嫣怔在了那儿,妩媚的眼眸,写满了不可置信:“这、这怎么可能?”

  筛盅盖打开,里面躺着的三只色子,正是2、3、5。

  “啊,这、这个小和尚居然猜对了。”人群中,发出一声惊呼,顿时骚乱起来。

  “蒙的,绝对是蒙的!”

  没有人会相信,一个看上去,人兽无害,还有点小正经的和尚,可以赢过他们心目中的色子女王柳嫣。

  短暂的震惊之后,柳嫣迅速的冷静下来,瞳孔收缩,冷艳的眼神如刀,刺向虚度:“我们三局两胜。”

  “好吧!”虚度无奈的叹了口气,貌似无论是前世今生,想让女孩子不耍赖,似乎都很难。

  不过还好,自己再怎么说也是炼气二层,还有小法术相助,赌色子,怎么可能会输呢。

  柳嫣这一次手上下移动的很慢,但两只手,却以一种奇异的频率在动,平常人看过去,似乎她的手根本没有动,只是上下在游走。

  “叮、叮、叮……”

  色子撞击筛盅的声音,轻脆悦耳,有着一种别样的诱惑,酒吧中人,都听的痴了。

  柳嫣紧紧的盯着虚度,却发现,他一往平常,没有丝毫不同,心里一紧,手上的动作更加缓慢,但双手震动的频率,比之前,更快了几分。

  终于,色子重重的顿在了桌子上。

  筛盅离手,里面的色子却没有停下,反而转动的更快了。

  “叮……”

  急促尖锐的响声,使的酒吧中人,都一脸讶然的看着桌子上,那个筛盅。

  良久,色子终于停下,柳嫣略显疲惫,但却露出了一抹笑容,这是她摇出的最好的一回。

  “多少点?”柳嫣身体略略前压,妩媚的眼眸带着一种侵略的味道,逼向虚度。

  “下面两个色子叠在一起,最上面的色子斜立着,我不清楚这样算是几点?”虚度一脸无辜,轻轻的挠了挠头,很是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筛盅揭开,柳嫣全身一颤,脑子里一片空白。

  周围,也全都静下来,一起看向虚度,像在看一个妖孽。

  “女施主,现在可以给我馒头了吧?”虚度看着柳嫣,一脸诚恳的说道。

  柳嫣缓过神来,高耸的胸脯,往前挺了一挺,深深的沟送到了虚度的眼前,柔柔的舔了舔嘴唇:“馒头就在这儿,你来拿吧。”

  “女施主,这儿不太方便,我们还是到厨房去吧。”虚度看着面前柳嫣绝美而充满诱惑的脸庞,使劲吞了一口口水,忍不住暗叫了一声,真是个天生尤物!别说他是冒牌和尚,便是真和尚,面对这种诱惑,只怕也难守禅心。

  柳嫣本意是要他知难而退,却不料虚度直接提出去厨房,一时间,竟让柳嫣无语应对了。

  “那就去厨房呗。”底下的人,都是唯恐事情闹不大的主,更何况,这其中,有多少人,是对柳嫣起过心思,只是敢想不敢做,如今见了这等机会,如何能不激动起哄。

  “对,就去厨房,看这和尚怎么个拿法?”

  “哈哈……”

  柳嫣有人品,更有赌品,再说,她也不相信,虚度敢乱来,狠狠的一咬牙:“好,就去厨房。”

  一走进厨房,虚度便清晰的感觉到了那一股气息,脸上忍不住一喜,心里透着澎湃的激动。

  这些表情落在柳嫣眼里,使的她心中一颤,果然,这家伙真是个冒牌和尚,一进厨房,便露出了本色。

  身上不由得一紧,变的更加警惕起来。

  虚度一心只在那道熟悉的气息上,根本没有注意到她的变化。

  “你们都先出去吧,这是我们两个人的事。”在这么多人面前,出手可不太好,虚度懂的,做人要低调,所以他对跟进来的人,直接下了逐客令。

  “什么?居然要我们出去?”人群中,顿时有人大声抗议。

  “算了,咱们出去吧。”旁边有人赶紧拉了他一把,压着声音凑在他耳边说道:“如果咱们不出去,他们怎么可能行动,在外面听,一样够劲。”

  “哦……”有人回过味来,顿时恍然大悟。

  毕竟要看到水火不浸,风流冰艳的镇海第一花,黑寡妇那啥,这可是一种莫大的刺激,便是听一听,那也绝对能让人撸出血来。

  “轰……”

  众人一下便散去了,柳嫣目瞪口呆的站在那儿,想不到这些人,居然这样没义气,真是欲哭无泪。

  虚度见众人散去,嗅着那道熟悉的气息,心中越发的激动难捺……

  厨房外,众人蹑手蹑脚的贴墙偷听。

  “啊,我的馒头!”厨房内,柳嫣惊恐的声音很清晰的传了出来,偷听的众人,顿时感觉心中一紧,又期待,又伤心,又兴奋。

  “我的鲍鱼!”众人全都震精了,丫的不是说不吃鲍鱼的吗?怎么说话不算数啊?

  “哧溜、哧溜……”无语,真是无语了,这舌功,也太牛逼了吧。

  “你、你不要吃我的菊花羹!”

  啊!围听一众人的心肝都差点跳了出来,赶紧屏住了气,忍着心中的激动,决定偷听到底。

  “女施主,不要这样吗。”

  “馒头鲍鱼都被吃了,只有这菊花羹还在,贫僧吃完,才有力气……”

  “呜……”

  厨房外,一众人大气都不敢喘出一口,便是呼吸都小心翼翼的。

  厨房内,却是响起一阵紧罗密鼓的剧烈撞击声。

  “叽里啪啪啪……”

  ……

  外面一直在偷听的众人,此时再也忍不住了。

  一人压着声音,小声的咒骂:“麻逼的,这那是和尚,根本就是一个猥琐男!”

  “女神,我的女神啊!”有人失神的压着声音叫了起来。

  “真TMD太变态了,不光是馒头,鲍鱼,便是菊花也不放过,这TMD还是人吗?”不过说话这人,看上去,气愤远远不及羡慕来的多些。

  “忒猛了,麻逼的,明天俺也做和尚去!”

  更有不堪者,直接就喷射出来,一时间,厨房门前,狭小的过道上,弥漫出一股腥腥的暧昧味道。

  ……

  其实将里面的情况,进行同步还原的话,是这样的:

  柳嫣看到虚度赤热的神情,莫名的一阵害怕:“你、你不要过来。”

  “我只是想打开冰箱。”虚度扫了她一眼,轻轻一笑,露出一口好看的白牙,显得人兽无害。

  “啊,我的馒头!”柳嫣猛然一惊,放在冰箱中的两个大馒头,不知被什么东西,啃去了一大半。

  而且为派对准备的新鲜鲍鱼,也被吃的净光,柳嫣忍不住呻、吟道:“我的鲍鱼!”

  不过将近一天没有吃东西的虚度,此刻却是感觉又饿又渴,于是没有理会她的大叫,便自冰箱内拿出了唯一幸存的一罐菊花羹,自顾自的喝了起来。

  “哧溜、哧溜……”虚度吃的又香又甜,旁若无人,声音很大。

  柳嫣怒视着虚度,见他旁若无人吃的香甜,怒火噌的一下,就窜了上来,从一开始,便感觉到了不对,一定是这个臭和尚,一定是他!

  如今他居然又把自己唯一幸存的菊花羹也拿走了,再也忍耐不住,低吼道:“你、你不要吃我的菊花羹!”

  “女施主,不要这样吗。”虚度一脸无辜的看着柳嫣,将口中的菊花羹吞下去:“馒头鲍鱼都被吃了,只有这菊花羹还在,贫僧吃完,才有力气……”

  虚度说到这儿,突然抬头看到,目光定定的注视着一处,眼神变的越来越炽热,并缓步走了过去。

  柳嫣看着虚度一脸专注的走向自己,顿时又惊又怒,正想要大叫,却被动作迅捷的虚度一把捂住了骄艳的柔唇。

  “呜……”

  “嘘……”虚度闲出的另一只手,竖在唇前,轻轻做了一个禁声的动作,然后凑近柳嫣,声音几乎细不可闻:“女施主,不要说话。”

  柳嫣又羞又怒,却生恐虚度对她起了恶念,赶紧点了点头。

  虚度放开她,脚下轻轻一点,却是自她身旁越过,径直转到她的身后,由于这一处活动的空间狭小,一双修长的手,在经过她身旁时,无意中,触及了她丰满的屁股。

  “嗯,”柳嫣情不自禁的小声叫了出来,目光扫及那罐菊花羹,更是惊恐,莫非这个变态的家伙,真的要……

  可是再也没有回音,柳嫣悄悄转头,却见虚度神情专注的望着厨房上面的壁厨,一只手,悄无声息的探了进去。

  柳嫣好奇心被激了出来,也不顾害怕,目不转睛的盯着虚度,想看清楚他到底在干什么。

  “出来吧!”虚度激动的一笑,手快速无比的探进了壁厨之中,一时间,叮叮铛铛的声音不绝与耳。

  过了好一会儿,等到虚度的手再拿出来时,已经抓了一只高不过一尺的猴子。

  这只猴子全身披着金红色的毛,长有寸许,油光滑亮,灵动的眼睛,如晶莹的宝石,胖嘟嘟的脸上,满是萌态,甚是可爱,一根尾巴,有身长的两倍,卷在身后。

  它被虚度抓在手里,却并不惊恐,灵动的眼睛中,带着一丝疑惑,小小的鼻子急急的嗅了两口,好像是感觉不对,身体开始剧烈的挣扎,张口便要咬。

  “小金,是我。”虚度的话,激动而欣喜,似乎这只猴子是他久别的亲人,柳嫣甚至可以看到他眼眶中,有一抹晶莹在打着转。

  “吱……”猴子静了下来,将鼻子凑向虚度的脸,紧贴着闻了闻,似乎有一点熟悉,却又不敢相信,流露出一抹茫然。

  虚度见它如此,伸指在它额头轻轻一弹:“你这泼猴,真就忘了我吗?”

  猴儿似乎对虚度弹在它额头这一指十分熟悉,在指尖还没到来时,便已经侧头想要躲避,却是没有躲开。

  猴儿怔了怔,突然扑进虚度的怀里,一双猴眼,泪水婆娑,滑落在虚度的肩头。

  “吱、吱……”

  “小金,乖,乖……”虚度轻轻的拍着猴儿的头,就像是在哄着自己的孩子,神情极为温柔。

  “在这异世,想不到还有你陪我,真是不枉我疼你一场。”虚度轻轻的说着。

  看着那只懂事的猴儿,还有那个温柔的小和尚,柳嫣忍不住被感动了。

  紧闭了许久的心,也开了一道细细的缝。

  原来,原来我错怪了他……

  她轻轻的走了出去,带着朦胧的泪眼,连有些凌乱的衣衫也没来得及整一整。

  众人看到柳嫣居然双目含泪,衣冠不整的走了出来,顿时凌乱了。

  麻逼的,他居然真的暴菊了!

  这一刻,有多少人的心,在滴血……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

作者作品

更多

分类推荐